东西问|吴凤雏:汤显祖戏剧何故促进中外文明沟通互鉴?

发布时间:2022-03-15 12:17:34 | 作者:环球体育竞猜

  中新社南昌2月22日电 题:吴凤雏:汤显祖戏剧何故促进中外文明沟通互鉴?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四百多年前,我国明代戏剧大师汤显祖创造的《牡丹亭》《紫钗记》《邯郸记》《南柯记》(合称《临川四梦》),被视为世界戏剧艺术的珍品,至今在中外舞台上盛演不衰。

  汤显祖戏剧缘何远播海外,在世界范围内遭到重视?汤公戏剧著作在中外文明沟通互鉴中发挥了怎样的效果?江西省抚州市汤显祖世界研讨中心主任吴凤雏近来承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对此进行深度解读。

  中新社记者:汤显祖被誉为“东方莎士比亚”。您以为汤公和莎翁的戏剧著作有哪些共性?

  吴凤雏:汤显祖和莎士比亚生于不同国度,出自不同文明背景和生活环境。偶然的是,他们身处同一年代,并同年在世。在肯定人本身价值和庄严、寻求心性自在和美好方面,两人著作取向相同。

  他们都是年代的考虑者和愿望者,站在年代前列,传达前卫思维。莎翁生活在伊丽莎白一世和詹姆士一世时期,其时英国处于反思中世纪文明的文艺复兴时期;汤公生活在我国明代中晚期,正是阳明心学对程朱理学的反思时期。他们一起考虑何为人的庄严、怎么求得心性自在。实际中,“神”和“理”的实力都太大,因此他们的著作托之于戏、托之于梦。莎翁有仲夏夜之梦、老国王托梦等;汤公更是“因情成梦,因梦成戏”,游园惊梦、晓窗圆梦、春梦一场、春梦一场等“四梦”,都是经过梦来寄予作者对实际尘俗之所思。

  2016年,“跨过时空的对话”——留念文学大师汤显祖和莎士比亚去世400周年主题展在布鲁塞尔我国文明中心举行。中新社记者 沈晨 摄

  他们都歌颂被压抑的爱与情。情爱在汤、莎剧作均有很多表达,如杜丽娘是“至情”典型,一往之情,可生可死;朱丽叶则是“向死而生”。两剧虽悲喜结局不同,但皆歌颂纯真爱情、反父权,实为反道统、反神权。

  他们都深入提醒人道被歪曲,生动展现人道之回归,给人以信仰与启迪。“生计仍是消灭,这是个问题”是《哈姆雷特》经典之语,这种纠结、困惑、犹疑体现在行动上和考虑中,更反映出那个年代人的困惑和纠结。这个问题,莎翁遇到,汤公相同遇到:如官吏或许弃官、据守仍是抛弃等,在剧中人物柳梦梅、李益、淳于棼身上均有描绘描绘。

  中新社记者:汤显祖创造的《临川四梦》,为何代表了我国古典戏剧创造的顶峰,被视为世界戏剧艺术的珍品?

  吴凤雏:《临川四梦》又称《玉茗堂四梦》,是汤显祖所著《牡丹亭》《紫钗记》《邯郸记》《南柯记》四大名剧的合称。《临川四梦》中写了这样四个梦:《紫钗记》里的“晓窗圆梦”、《牡丹亭》里的“游园惊梦”、《南柯记》的“春梦一场”、《邯郸记》里的“春梦一场”。

  艺人扮演赣剧折子戏《临川四梦》,此剧择取明代戏剧家汤显祖的《牡丹亭》等经典片段。中新社记者 陈小愿 摄

  汤显祖在谈到“四梦”创造时曾说:“因情成梦,因梦成戏”,“梦”仅仅戏的体现手法,“情”才是汤公戏剧要表达的宗旨。前二梦《牡丹亭》《紫钗记》歌颂了人世“善情”;后二梦《邯郸记》《南柯记》讽谕和抨击了人世“恶情”。无论是对“善情”的张扬,仍是对“恶情”的否定,“四梦”都体现了“情有理亡,理在情亡”的情与理之敌对,本质是其时重生与迂腐奋斗的弯曲投影。剧中情与理的敌对,恰恰反映了我国晚明社会广阔民众对专制政治和宗法道统长时间压抑人的天然权力、合理特性诉求的不满与憎恨,体现出明显的反封建道统、倡人文启蒙的思维倾向。

  尤其是《牡丹亭》,在思维和艺术上都达到了同年代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提醒了年代前进的方向。汤公“四梦”能成为年代俊彦和世界戏剧艺术经典,根本原因正在于其具有跨年代的思维光辉和艺术魅力。

  北京故宫慈宁门前举行昆曲《牡丹亭》“唱响”故宫活动。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中新社记者:《牡丹亭》被译为多种语言,在世界范围内广受重视。汤显祖戏剧为什么能走出国门、远播海外?

  吴凤雏:首要,《牡丹亭》的主题具有遍及的人文含义和明显的年代精神。其次,《牡丹亭》具有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浪漫冷艳的梦境构思、美丽传情的语言表达,特别是刻画了一个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至情”杜丽娘的形象。再加上艺术无国界,戏剧因普惠性而易在不同民族间彼此沟通,所以自20世纪初叶,我国戏剧大师梅兰芳将《牡丹亭·游园惊梦》等带到日本、美国等国扮演,遭到疯狂欢迎,从此汤剧风行海外。汤显祖戏剧所展现的人类普世之“情”,我国戏剧熔“唱念做打”于一炉所具有的共同魅力,动听的故事,精美的服饰、脸谱以及精彩纷呈的演绎程式,不只为世界各国所承受,更在人们心中发生激烈共识。

  此外,《牡丹亭》不只是“场上之戏”,仍是“案头之作”,不光可演,也可作为优异文学著作吟诵。当年《牡丹亭》一出,便掀起一股热潮,不只“几令《西厢》减价”,且“文人学士,案头无不置一册;府宅街巷,翁妪无不议牡丹”。时至今日,《牡丹亭》不光以多种版别、多种语言在世界多国流播,并且以歌剧、舞剧、玩偶剧等不相同式活泼在世界艺术舞台上。

  改编自明代汤显祖编剧的同名昆曲的芭蕾舞剧《牡丹亭》在纽约林肯中心剧院表演。中新社记者 阮煜琳 摄

  中新社记者:“汤显祖故乡”江西抚州接连多年举行“汤显祖戏剧节暨世界戏剧沟通月”活动。汤显祖戏剧在中外文明沟通互鉴中发挥了怎样的效果?

  吴凤雏:为中外文明沟通互鉴增开了一扇外国文明“请进来”的窗口。2016年以来,江西抚州经过接连多年举行“汤显祖戏剧节暨世界戏剧沟通月”活动,招引了一大批世界优异剧目、优异扮演团队走进我国,促进了中外文明沟通。

  为中外文明沟通互鉴增加了一张中华文明“走出去”的手刺。改革开放的我国需求有让世界各国人民更好了解的文明手刺,汤显祖戏剧便是一张金色手刺。经过活跃“走出去”的文明沟通活动,“汤显祖故乡”的艺术家们将《牡丹亭》扮演及临川文明的多种非遗款式带到英国、美国及“一带一路”沿线多国;江西抚州也将具有中华文明共同风格的建筑物牡丹亭,建在英国、俄罗斯等地,促进了中外文明沟通和友好往来。

  由北方昆曲剧院排演的经典昆曲剧目《牡丹亭》在巴黎皮尔卡丹剧院表演。中新社记者 龙剑武 摄

  《牡丹亭》等汤显祖戏剧在海外的扮演流播,充沛显现了中华优异传统文明和艺术经典的今世生命力。汤显祖终身据守民本、据守“至情”、据守独立品格,正如日本闻名戏剧史家青木正儿所说:“汤显祖不只于戏剧上体现其巨大,即其品格时令亦颇有可仰慕者,谱之入曲固为吾党所快者。”(完)

  吴凤雏,闻名文明学者,长时间从事汤显祖及江右文明研讨,抚州市汤显祖世界研讨中心主任、研讨员,《汤显祖学刊》主编,我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文明遗产与风俗学会副会长,东华理工大学文法学院客座教授,抚州社会科学院声誉院长。屡次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校开设文明讲座,著有《汤显祖传》《牡丹亭·评注》《汤显祖与晚明曲坛》《宋人笔记概论》,主编出书《临川四梦·评注》《在北大听汤显祖》《云上的汤显祖》等多种书刊。

相关推荐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CopyRight 2019, HUNANGY.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学院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含浦科教园
湘教QS3-200505-000638 湘ICP备19015321号